中國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書長 薑奇平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09日02版)
  馬雲是一個典型的具有互聯網思維的人。目前,阿裡巴巴是支持互聯網範圍經濟的中國企業之一。馬雲在紐約講因小而美。在我看來,他正在沿著財富的基本面成為中國首富。
  但究竟何謂互聯網思維?雖然這個概念,最近已經熱到蛙聲一片的程度,所有懂的、不懂的一齊亮開了嗓門,齊聲歌唱。他們說互聯網思維——免費、低成本、快速、極致……我只能說:總結得很全面,除了漏掉了核心,沒什麼其他毛病。
  漏掉了什麼核心呢?漏掉了生產方式這個基本面。有什麼樣的生產方式,就有什麼樣的思維。在小農生產方式下,只能產生小農思維。同樣,互聯網思維也不可能偏離互聯網特殊的生產方式,而現在入行四五年的人談互聯網思維,最大的弱點就是偏離生產方式這個基本面,只是一些主觀隨意的成功學歸納。
  偏離基本面歸納互聯網思維,有一個特點,只在招和術的水平描摹。互聯網思維在這種描摹下成了江湖方術,互聯網企業家成了點子大王,互聯網被膚淺化為耍小聰明的把戲。我從互聯網在中國誕生看到現在,按周“實況轉播”互聯網發財致富現狀,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基本的事實:搞互聯網九死一生,死的90%里,偏離基本面的投機者死的概率最大。我忠告大家,互聯網有極高的不確定性,照搬過去的成功不能保證未來的成功。所以不要輕信從成功學中總結出的所謂“互聯網思維”。輕信往往會讓你成為成功率中的分母,而不是分子。
  什麼是那個決定著互聯網思維的生產方式呢?這裡不能完全展開,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,找找感覺。大約在2004年前後,我陪同美國學者派恩到清華大學,他講體驗經濟,我做中方點評。我知道派恩還是“大規模定製”的首倡者,所以順便向他請教。他說了一番話,大大出乎我所料。他說許多美國人錯誤地理解他發明的大規模定製一詞。他本意是,大規模指工人,定製指農民。大規模定製是指把工人和農民各取一半,取農民定製的優點,去掉規模不經濟的缺點;取工人大規模的優點,去掉不能定製的缺點。這意思相當於說,互聯網生產方式,實際是一半農業生產方式,一半工業生產方式,各取其優點的一半,去掉缺點的一半形成的。
  這是迄今為至,我聽到的對農民、工人和知本家的生產方式辯析得最清晰的說法。以互聯網企業家為代表的知本家,他們之所以有不同於小農思維、工人思維的特殊思維方式,不是因為他們的點子多,而是他們的生產方式,既不同於農民,也不同於工人,因為他們要大概率地活下來,就不得不按照自己的方式來思維。而現在99%以上的人,都沒有指出這一點。所以我說他們偏離了基本面。互聯網思維可以說是汲取天地之靈氣,也就是吸收了人類歷史上農業文明思維與工業文明思維後,經揚棄(肯定一半、否定一半)形成的新思維。當前,至少80%的人,沒有指出互聯網思維與農業文明思維(一種強調差異化、個性化定製的思維)的聯繫是什麼,否定之否定在哪裡,說明其悟道還是不透。
  前兩天的一個上午,在哈佛大學那個掛著豬頭的門口前,我對經濟學家薛兆豐說,我有一個和全人類不一樣的想法,我認為互聯網思維的源頭,在1933年的哈佛大學。張伯侖當年出版的《壟斷競爭理論》,在歷史上第一次成體系地論證異質性和差異化的經濟性。差異化經濟不經濟這個問題,是互聯網以及互聯網思維的根。
  我不是因為到了哈佛大學才這麼說,這兩年我一直在寫文章探討這個我認為是互聯網核心的問題。本來,差異化生產方式如果很經濟,農業生產方式就不會被無差異的工業生產方式超越;但無差異(同質化大規模的傳統中國製造)如果經濟,工業生產方式就不會被差異化的信息生產方式超越。現有諾貝爾獎獲得者們的結論是:差異化從需求上經濟,但在成本上不經濟。我對薛兆豐說,只有你畢業的美國西北大學的潘澤教授認為,差異化在成本上也可以經濟,但這個結論還沒有成為主流。
  只有差異化生產方式不經濟這個經濟學的“哥德巴赫猜想” 在均衡水平上有解(而不是在媒體水平上有解),互聯網經濟是否站得住腳,互聯網思維到底成立不成立,才能有最後定論。因為只有這個問題接近互聯網問題的十環靶心:大規模的工業製造經濟(無差異經濟),是否真能被它曾超越過的差異化經濟(小農經濟),在更高的互聯網水平上重新超越,否定之否定地轉型到大規模定製甚至個性化的經濟。其歷史背景在於,有五千年農業文明個性化定製傳統的中國,能不能在工業化完成後,借助互聯網思維,超越沒有農業文明而一直在從事大規模生產的美國?
  我以為,除了馬雲,現在國人的互聯網思維水平,主要還停留在媒體記者、暢銷書寫手理解力能達到的水平。但隨著思想解放的深入,理論的突破,人人都會達到馬雲那個高度。互聯網思維對不對,取決於互聯網實踐對不對,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。  (原標題:從馬雲的互聯網思維說開去)
創作者介紹

無間道

sp75spoz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